春运里来火车忙 铁路人的故事一箩筐

来源:新华社  2017年01月26日 16:55  

  新华社北京1月17日电(记者樊曦、齐中熙)又见春运,又见人潮。当你行走在返乡的路上,心中涌动着回家的思绪,可曾想过,有那么一群人:别人阖家团聚时却是他们与家人分离的日子,春运是他们最忙的时候。可是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春运才少了一分嘈杂,多了一分温情。来,让我们听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春运故事。

  26年的“老铁路”

  我叫顾学峰,是成都铁路局成都客运段成都至乌鲁木齐K2058次列车八组党支书记、车长。今年春运,我又一次加入到增开列车的队伍中,担当起四川首趟“共青团号”广州至成都的K4570次增开列车的重任。

  日子不数不觉得,一数真是过得太快了。我参加工作已经26年,算是个“老铁路”。比起以前,这些年的春运乘车环境、秩序和服务可以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多年前,春运一来,火车趟趟超员,只要火车一到,旅客就往车厢内挤。那个时候,排一天队能买到车票都是幸运的。

  想想那时,旅客更多的是关注走得了,而不是走得好。现在的乘车环境和运输秩序,那是好太多了。像购票,不用去售票厅,直接网上就能买。坐车可选择的车型也很多,动车组、直达、特快、快速列车都成了春运列车车次的主力军,就是增开列车大部分也都是空调车了。

  春运是变化了,但是对我来说,这么多年有一点没变,就是觉得挺亏欠家里人的。像我爱人,我们都是客运段职工,她在攀枝花地区工作,真的是聚少离多。

  我算了算,每年列车跑的总路程都能绕地球四周了,自己都记不得有多少年没有和家人在一起吃一个团年饭了。没办法,选择了工作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铁路客运工作注定是需要舍小家为大家的。

  光荣的火车卸污工

  打开卸污箱盖板、拉出卸污管、对接污物口、打开阀门排污、耳听手拈判断吸污进度……我叫杨益勤,是上海站的一名普通卸污工。

  怎么形容我的工作呢?形象点说,列车就像是新生儿,我的工作就是帮列车“排大便”“擦屁股”。一列火车一般有18节车厢、34个集便箱,我们都得清理干净,保证旅客有满意的如厕环境。

  通常,我们一个班4名卸污工分成两组,每组一人在前负责接管排污,一人在后负责收管归箱。说起效率,还是挺让人骄傲的。同事给我们测过:最快15分钟内执行34个操作程序、544个规范动作,完成一趟列车卸污,日均给30余趟列车、700余个污物箱卸污16吨。

  是的,这活挺脏挺累。最怕的就是卸污设备堵了。有的旅客将塑料袋、塑料泡沫餐具、卫生巾等杂物扔进厕所,很容易堵住卸污管,那样我们只能用钩掏、手抠。污物中混着大便、手纸等臭味扑鼻,看一眼都让人呕吐。现在是冬天还好,夏天那气味别提了。

  凭心来说,活虽然脏一点,但意义重大。卸污做不好,列车厕所、水池等卫生设备就不能用,旅客乘车环境就会受到影响。我们不怕闻到臭味,但我们怕旅客闻到臭味。

  数数已经连续6年没在家过春节了。这个春节也没法回家,只能春运后回家看看老母亲,她83岁了。好在爱人也是火车上的保洁工,能理解我,这就够了。

  车站里拿望远镜的人

  我叫杨示光,在高铁福州站做房建巡检工作。听这个不太懂我是干什么的吧,简单来说我就是每天在福州站走来走去,穿着个“黄马甲”,拿着望远镜到处看。一句话,就是负责检查高铁车站房建设备安不安全。

  高铁站高、大、空,春运人流密集,各种设施面临大考。我们拿着望远镜,看雨棚、看屋顶、看玻璃、看站台,不能放过任何一点细枝末节。

  安全是关键。特别是对站台、候车室等重点房建设备要进行不间断检查,尤其是候车室和旅客通道,最要提防出危险。最大的隐患是玻璃幕墙破损,如果没有及时发现并立即更换,就很有可能坠落砸伤过往旅客。

  一天下来,大概能走上19公里多,相当于跑个“半马”。说起累吧,一是得老仰着脖子,你看雨棚钢板、柱子、屋架这些就有9米多高;一是得低着脑袋,查找候车大厅,电梯通道等存在的安全隐患,排除任何有可能危及列车运行和旅客安危的设备隐患。

  经常走路,最费的是鞋。一般的劳保鞋容易破损,半个月就得换。一年到头,买鞋的钱远远超过了衣服。不过,说到底,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就是福。

编辑:洪琳 责任编辑:
相关链接
我要评论
合作帐号: 登录 注册|忘记密码?
注册>>
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合作帐号登录

×
时事评论更多
熊猫文化

©iPanda熊猫频道 京ICP备10003349号

860010-115909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