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莲花秘境墨脱 探秘那些隐世的门巴族村庄

来源:凤凰网旅游  2017年03月17日 09:47  

墨脱于很多人而言,是秘境的代名词,或许是因为这里被称为是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或许是来这里的路太过艰险,到达的人少之又少,关于这里的种种,总是显得有些扑朔迷离。

提起墨脱,不能不提莲花生大师。一千多年前,他为了寻访神山圣水来到墨脱,称这里为“白隅钦波白马岗”,即隐秘的莲花圣地,是传说中仰卧着的金刚亥母女神躯干。这段传说不是空穴来风,有藏经《甘珠尔》为证:“佛之净土白马岗(墨脱),圣地之中最殊圣。”

传说世上有16个隐秘的莲花圣地,而我认为墨脱是其中最特别的。

于我而言,墨脱最吸引的地方,在于它的“不为人知”。即便查阅所有和墨脱相关的书籍,还是很难完整勾勒出它真实的模样,因为游人真正能抵达的地方实在太少了,而最美的墨脱,往往隐藏在那些即便步行也难以抵达的地方,只有在那里,你才可以较为完整地感受到曾经的珞瑜风情。

墨脱原始森林

背崩乡是我墨脱之行中很重要的一站,因为它名气实在太响了:如果你选择徒步进入墨脱,那么当你从林芝米林县的派镇出发,翻越多雄拉山口,穿越原始密林,逃离蚂蟥区之后,进入墨脱的第一站就是背崩乡,因此很多人对这里的感情不一般,背崩乡也毫无疑问成了墨脱最早为背包客们所知的地方。

从波密前往墨脱的一路风光

背崩乡由9个行政村组成,由于地处边防前沿,很多地方又属于敏感区域,交通不便,即便步行也难以抵达。于是,除了那些众所周知的著名景点,还藏了不少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之地,至今隐在深闺人未识。在当地向导扎西曲扎推荐之下,我选择了德尔贡村以及解放大桥另一端的波东村和巴登村。

从波东村前往巴登村途中俯瞰雅鲁藏布江

就算难以找到和这几个村子相关的报道和记载,但为什么不试试呢?

波东村:雅鲁藏布江上的“天空之城”

初识波东村,只觉得它身处云雾之中,无论是蓦然抬首时的初见,还是之后的登高远眺,觉得只有“天空之城”这四个字才可以表达当时内心的震撼。

“天空之城”波东村

这是鲜有游人到达的地方,相关文献记载寥寥无几,因为进村的路实在太难。这里还没有通车,步行是最好的选择,我们从雅鲁藏布江边出发,沿着陡峭山路向云海深处艰难前行,这里的路并不好走,岔路又多,若没有熟悉当地地形的门巴族人带路,很有可能就此迷失在莽莽森林中。而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有边防证,不然连解放大桥也过不了,只能止步于雅鲁藏布江的另一端。

波东村

波东村是一个很有“俗世”感的地方,不像印象中那些隐世村子大都因为人迹罕至显得有些遗世而独立。波东村不大,百来人口,但或许因为每栋房子挨得近,人们往来方便,显得热热闹闹。我们到的时候正是三八妇女节的第二日,整个村子喜气洋洋,妇女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喝酒说闹,很是快活。村里的人说,昨日已经热闹庆祝了一整日,但酒还没有喝完,今日便继续喝,还笑着打趣若我们是昨日来,绝对是走不掉的,不醉上几场哪能显出诚意来?

波东村

虽然险险“逃过一劫”,但这里特有的“三口一杯”还是躲不过的。我们刚坐下,村里的妇人已经拿着银勺盛上满满一勺子当地自酿的土黄酒站在边上等我了。按照这边礼节,通常会先给客人盛满一杯,喝完一口,斟满,再喝一口,再满上,第三口的时候就要一口气将杯中酒喝完,而此时,妇人会继续给你杯中倒酒,周而复始,这期间,她们会一直安静地站在你边上,直至你将银勺中所有的酒都喝完。

波东村

“三口一杯”用的银勺子,村里人说这个勺子不算大,已经算是给我“手下留情”了……

但微醺逛村子,谈天说地,不也是别有一番趣味吗?

巴登村:竹子“编”出来的村庄

如果说之前前往波东村的路陡峭难行,那么前往巴登村的这一路只能用“惊险连连”来形容了。

巴登村在波东村步行约四十多分钟到一小时的地方,原本有条小路相连,但最近因为修路,中间相通之处已被碎石毁去,想要过去,只能徒手在悬崖上慢慢往下爬去,期间落差有数米。这于我而言是非常新奇体验。但为了巴登村,一切都是值得的。

从波东村前往巴登村,需要从碎石上方徒手攀爬至下方的羊肠小道上

图片左上方便是我们当时攀爬的地方

和波东村相比,巴登村显得更“原始”,这里有保存非常完好的门巴族风情,所见所闻都是那些已经出版了很久的书中提过的过去门巴族人生活的情景。

巴登村

这里的孩子对着镜头习惯性行军礼

巴登村人的勤劳在背崩乡中非常出名,其他村里的村民总是不无羡慕地提起这儿,说这里的人非常能干——勤劳向来能致富。

巴登村里的一位父亲,一边背着孩子一边编竹编

巴登村人善竹编,有意思的是其名字“巴登”在门巴语中的意思就是“直直的藤竹”。走进村里,似乎无人不编织,这里的老人从孩童时期就和竹编打交道,这门手艺一拿就是一辈子,也靠着这门手艺撑起了一个家。

巴登村的新向东,他从十六岁开始学会竹编,到现在已经编了三四十年了

这里的竹子用的是一种叫“达巴”的竹子,腕口细,韧性却很好,用它编织出来的竹器可以用上数十年。说起门巴竹编,不得不提一种叫“邦穹”的竹制品,它几乎成了墨脱竹编的代表,一般会用红、黄、蓝、黑这几种细蔑编织成几何图案,色彩鲜艳喜人,且实用易携带。

色彩鲜艳的邦穹

过去村里的竹编制品需要背夫背下山,去交换生活所需物品:摩托车、电视机、明星海报……可以说村里的一切,都是这里的巴登人一点一滴编织出来的。虽然现在生活较过去而言已是很大改善,但这里的人依旧热衷于竹编这门手艺,对于他们而言,这不仅是谋生的手段,更是祖辈传下来宝贵的文化遗产。

德尔贡:世外小桃源里的背夫的情怀

不同于波东村和巴登村那错落有致的山野风情,无需过解放大桥便能抵达的德尔贡村是另一种疏朗大气的美。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容易让人生出一种闲云野鹤的情怀来。

德尔贡村

这是我的向导扎西曲扎家的院子,他家种满了兰花

当然,进村的路也不容易,首先你要从雅鲁藏布江边沿着盘山公路一直开到山顶,然后弃车改乘摩托车前行,再翻个山头才能到达。所幸我的向导扎西曲扎是德尔贡人,我们还没有步行多久,他的表弟已经从村里开着摩托车出发接上我们了,要不然只靠徒步,当日落山前我们都不一定能否顺利抵达德尔贡。

摩托车是背崩乡间也是德尔贡村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图为德尔贡村少年

这是个很宁静的村子,问起是否有外面的人前来时,这里的人笑着说这么远他们怎么到得了?德尔贡村里的人过去大都以背夫为生,比如这里的村长扎西多杰,他从十几岁时就开始当背夫,一做就是三四十年。当墨脱还没有通车的那几百年间,是无数背夫靠着一个竹篓一双脚从背崩乡穿越原始森林到派镇交换物资,每次出门快的话来回一周多时间,慢的话有时要半个月,很多孩子半点大就会背着小竹篓和父母一起出行。

德尔贡里的孩童

扎西多杰说过去这里常常一个村子一起出行,不过这些年生活条件好了,慢慢背的人也少了,扎西多杰最后一次背还是三年前。他说做背夫最重要的是不落下任何一个同伴,若有人生病了,便会大家一起分工,有人背人,有人分摊背他的物品,总要一个不落下的走出去。

图为扎西多杰

我好奇问他,若以后有了游客,想请他带去徒步墨脱,他还会再做回背夫吗?扎西多杰毫不犹豫地说:别看我现在年纪大了,就算150斤我还是背的动的!

墨脱旅行注意事项

如果想深入了解当地文化,可以请一位经验丰富的门巴族同胞做向导。

如果想要游玩波东村、巴登村和德尔贡村,建议在背崩乡找向导前往,由于徒步时间较长,需要合理规划时间。建议是德尔贡村一日,波东村和巴登村在一条线路上,两日时间往返。这三个村子几乎从来没有游客来过,因此尽量尊重当地习俗,不要给当地村民带来太多困扰。

如果要去边境敏感地带,建议提前办好边防证前往,如波东村和巴登村,没有边防证是无法通行的。

墨脱气候较为多变,时晴时雨,出行时要做好准备。推荐带上雨衣雨鞋。

墨脱当地路况并不好,不少地方正在修路中,建议每日出发前核实所去目的地的实时路况。

林芝、波密每日有小巴前往墨脱,可以拼车,如果从林芝出发,价格约为400元/人。

(作者:淑莲瓜子)

编辑:王天放 责任编辑:耿敏
相关链接
我要评论
合作帐号: 登录 注册|忘记密码?
注册>>
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合作帐号登录

×
时事评论更多
熊猫文化

©iPanda熊猫频道 京ICP备10003349号

860010-115909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