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铁路珍贵留影 行进中消逝的风景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2017年04月24日 10:56  

这些照片是我拍摄火车十年间留下的一部分记忆。

一.线路,设施和机车:在忘却之前

对于我来说,只有一条铁路或者某个设施仍然在实际生产中发挥着作用,它才是“活着的“。因为唯有在这种状态下,它才没有彻底变为历史的注脚,而是仍然以它本来的姿态,在和人们建立链接。正是这样一种关系的存在,才使得它们与我们之间的羁绊显得无比珍贵。因此,我所记录的影像都是在这些照片里的火车/铁路/设施仍在运用中的状态。在某一个时刻定格下的影像,也许当时是司空见惯的场景,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变成永远的回忆。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4年12月,夜幕降临,双机东风4D牵引乌鲁木齐到喀什的7557次列车运行天山腹地的德文托盖-扎亥萨拉区间。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4年12月,在奎先达坂上俯瞰南疆铁路乌斯特展线。可见铁路自河谷盘旋蜿蜒而上,经过一个180度的转弯后驶入奎先隧道。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0年7月,双机东风4牵引全绿色的1661次列车穿过哈尔格-乌斯特区间青翠的夏季高山草原。

南疆铁路自建成之日起,就注定会书写中国铁路的一段传奇。中国的所有铁路之中,论地形变化之丰富,沿线风光之壮丽,非南疆铁路老线莫属。而鱼儿沟-和静这一段铁路则是精华中的精华。2015年1月31日,南疆铁路老线正式停用,所有的列车均经由新修建的吐库二线运行。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3年7月,青藏铁路西格段,长时间曝光下的关角展线。青藏铁路在这里以连续五组展线的方式翻越关角山,其中包括眼前的360度螺旋,这是中国当时唯一一个全部裸露在外的螺旋展线。2014年12月,后所有的列车都经由长达32公里的新关角隧道运行。这段铁路已经彻底荒废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6年8月,已经停用的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最后的样子

目前,这座大桥已经经过了彻底的整修,铺上了人行步道。这座闻名遐迩的大桥,不仅仅是历史的见证,更是承载了无数黑龙江人的归乡记忆。记得我小时候,每当列车接近江桥的时候,会把速度降至很低。全车的乘客都会默契的望向列车运行方向的右手边,那里是东北虎林园,幸运的话,能看到园子里东北虎的身影。后来列车换成了空调车,渐渐的人们就不会关心这漫长的旅途中令人欣慰的风景了。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5年2月7日,辽宁省大连市,大连机务段,满洲国时代日本人留下的扇形车库最后一段发挥余热的岁月。牵引庄河-大连慢车的东风4D型机车刚刚结束一天的忙碌,准备入库休息。目前,该车库已经得到了系统的保护,但是不会再有内燃机车在这里憩息了。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6年1月23日,自海拉尔开往满归的4181次列车运行在大兴安岭腹地的岭北-图里河区间。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6年1月25日,开往碧水的6957次列车停靠在宏图车站,只有两名旅客上车,无人下车。这个车站日常由三名职工运营,在大多日子里,每天只有两趟火车在此停靠。

曾经,JR北海道为了一个女学生运营一个车站的故事温暖了很多人的心。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我国的大兴安岭里,也运行着这样的列车。许多停车点甚至几乎无人上下,但是到了大雪封山的时候,铁路却是唯一能够出行的交通工具。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6958次列车

当日傍晚时分,开始飘起了了雪。6958次列车载着呼中区的旅客驶向大兴安岭地区的行署加格达奇。颜色的对比是人更加能够感受到严酷的环境下旅途的温暖。2017年的冬日,这趟列车因亏损严重,停止运行。改为由轨道车牵引的一节客车车厢隔日运行。从此东风4牵引25B运行的样子,已经成为了绝景。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4年7月,东风11型内燃机车牵引T5008次列车在黑龙江省大庆市的龙凤湿地间飞驰而过。现在,滨洲铁路已经完成电气化改造,而当时一旁的哈齐城际铁路还没有通车。

二.蒸汽机车:最后的工业挽歌

目前仍然在使用蒸汽机车的厂矿,大多面临着前景黯淡,资金拮据等问题。蒸汽机车的运行,也反过来佐证了这一点。在四川嘉阳,辽宁调兵山,内蒙古克什克腾旗等地,蒸汽机车被以旅游为用途保护了下来。其他地方的蒸汽机车则前途未卜,随时可能退出历史的舞台。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2年12月,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邵家湾子大桥。建设8148机车牵引早班通勤列车从元宝山西站开往风水沟。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3年1月,辽宁省锦州市八角台电厂,建设6211停靠在机车库内。正午的阳光透过斑驳的仓库大门射入飘着煤烟的库内,显得十分魔幻。八角台电厂于2014年爆破拆除,这些老火车也不知去向。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3年11月,辽宁省阜新市,海州矿运输处编组站,夕阳下的上游1818结束了一段时间的忙碌,准备经过机走线去机务段小憩。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6年5月,辽宁省阜新市,上游1378牵引矿石列车在简易排矸线倾泄电厂产生的煤灰。目前蒸汽机车已经停止在阜新运用,从此世界上再也没有大规模运用上游型蒸汽机车的地方了。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5年2月,甘肃省白银市,白银矿铁三冶炼-深部铜矿区间,上游1347牵引通勤列车行驶在西北的荒山之间。目前蒸汽机车已经在白银市退役,通勤列车改为东风7G型内燃机车牵引。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5年2月,辽宁省抚顺市,抚顺特钢。上游1634停在铁路磅秤前等待任务。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2015年2月,新疆哈密市三道岭镇,建设型蒸汽机车从露天矿坑下自远处开来,蜿蜒的铁路就像是时间的河流淌。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新疆哈密市三道岭镇,建设8314牵引煤炭列车行驶在戈壁滩上,自二矿开往南站。远处可见天山山脉。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新疆哈密市三道岭镇,东剥离站,夜晚等待换班的蒸汽机车喷出水蒸气,在长曝光下就像是拥有了翅膀。三道岭目前是全世界唯一一处仍然在原生态状态下大规模运用蒸汽机车的地点,目前有10台建设型蒸汽机车仍然每天驰骋在矿区铁道上。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贵州省贵阳市息烽县,西洋磷肥厂内,上游0434机车的动轮,于1969年铸于唐山机车厂,48年重担在身,风雨无阻。该机车是中国南方唯一正常运行的准轨蒸汽机车,也是目前所有运行的蒸汽机车中年龄最大的一辆,在当地师傅的精心保养下仍然车况良好。

我从2007年开始拍摄蒸汽机车,到现在为止刚好十年的时间。在拍摄的过程中,我见证了蒸汽机车以野生动物灭绝般的速度飞速的死去。我意识到必须抓紧时间拍摄,在蒸汽机车消逝以后,这些影像将作为他们曾存在过的证明。我会一直拍摄蒸汽机车,直到中国最后一台非旅游观光用途的蒸汽机车退役为止。那时,伟大的蒸汽时代,才算彻底的离我们而去。

三.人与铁路:流逝时光中的羁绊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新疆哈密市三道岭镇,东剥离站,蒸汽机车司机早班换班前,点燃了树枝炙烤润滑油已经在低温下凝固的铁桶。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新疆哈密市三道岭镇,一个完整的蒸汽机车班组。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新疆哈密市三道岭镇,机修厂,一名女工使用牛头刨床加工蒸汽机车煤水车上的零件。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孟加拉国达卡,卡马拉普尔站内,一名穆斯林在长途车厢内面向麦加的方向祷告。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孟加拉国达卡开往印度加尔各答的国际列车上,在餐车工作人员包厢内休息的孟加拉国警察。他们负责保卫这趟国际列车的安全。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蒙古国乌兰巴托开往赛音山达的国内列车,硬卧车厢内,一名年轻的母亲和她的孩子。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黑龙江省,运行在大兴安岭内,齐齐哈尔开往古莲的6245次列车。深夜,一名老者在车厢的连接处吸烟。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甘肃省白银市,白银矿铁临时站内,车站值班员在站在古旧的控制台前抽烟。几分钟前,通勤列车刚刚离开这里。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碧水镇,助理值班员扳动道岔帮助机车转线。这里是一座尽头式车站,目前该站已经荒废。

铁路摄影:行进中消逝的风景pic

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和静县境内,南疆铁路乌斯特车站,车站值班员在群山中守护着过往列车的安全。目前这个车站已经废弃。

尾声:

中国铁路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飞速发展的状态。就在当下,时速300公里每小时的高速动车组和60年代的蒸汽机车同时在这片土地上运行着。在不同的地方之间穿梭逡巡,虽然是同样的时间节点,但是身临其境的感受,却完全不是一个时代。对于我来说,火车不只是交通工具,也是我一生的爱好。火车作为我童年记忆的载体,伴随着我走过了整个成长的过程。希望我留下的影像,能够见证一段历史,能够记录下这些默默无名的功臣。

编辑:王天放 责任编辑:耿敏
相关链接
我要评论
合作帐号: 登录 注册|忘记密码?
注册>>
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合作帐号登录

×
时事评论更多
熊猫文化

©iPanda熊猫频道 京ICP备10003349号

860010-1159090100
1 1 1